主頁 >  專家解碼 >  新冠肺炎與心血管疾病 | 心臟專科醫生詳解新冠肺炎可誘發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

新冠肺炎與心血管疾病 | 心臟專科醫生詳解新冠肺炎可誘發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

新冠肺炎-心血管疾病-心臟病-併發症-1

1. 引言

新冠肺炎自2019年爆發,然後開始於世界各地肆虐。根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新冠病毒資源中心( Corona Virus Resource Center) 最新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7月14號,全球已有約一億八千多萬人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當中染疫死亡人數高達四百多萬人。根據衛生防護中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7月,本港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接近一萬二千人,染疫死亡人數二百多人。

新冠肺炎-心血管疾病-心臟病-併發症-2

2. 新冠肺炎與心血管疾病合併症(Co-morbidities) 的關係:

新冠肺炎患者年齡越高,死亡率也越高。

高齡患者,同時患有三高或心血管疾病等合併症的機會也較高。這些人仕,一旦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率和併發症 (complications) 也會大增。

在一項涉及5萬多人的新冠肺炎薈萃分析顯示,新冠肺炎患者當中,17%患有高血壓,8.5%患有糖尿病,4.5%患有心臟病。[1]

另一項涉及7萬多名新冠肺炎患者(包括確診/疑似/無症狀患者)的研究中[2], 合併心血管疾病患病率為4.2% 。

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和重症患者(ICU) 當中,合併心血管疾病患病率分別高達約15% 和25%。[3]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2020年2月刊登於《美國醫學會雜誌》的報告指出[4],無合併症新冠患者死亡率為0.9%,相對地,同時患有心血管疾病的新冠患者死亡率可以高達10.5%。另外,同年5月,一項刊登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研究, 分析了來自亞洲、歐洲和北美 169 家醫院的 8910 名新冠肺炎患者,  其中合併患有冠心病、心臟衰竭或心律失常的新冠肺炎患者,死亡機率增加 2-2.7 倍。[5]

換言之,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患有合併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更高。若同時患有心血管疾病,染疫後的死亡率也會顯著增加。

新冠肺炎-心血管疾病-心臟病-併發症-5

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如何誘發心血管併發症?

新冠病毒(SARS-CoV-2)表面佈滿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 病毒利用棘突蛋白黏附和結合人體細胞表面的 血管緊張素轉換酶 2 (ACE2) 受體, 進入細胞,誘發細胞內連鎖反應,導致細胞和各器官的炎症。 過程猶如病毒抽出魔爪(棘突蛋白),抓住並扭開門柄(ACE2 受體),進入屋內(體內細胞)大肆破壞一樣。

ACE2受體高度集中分佈於肺部、 心臟、血 管、腎臟和胃腸道。當新冠病毒結合 ACE2 進入細胞後,  導致炎性細胞因子上調,繼而造成肺部、心肌、血管、和各器官炎症和損傷。

 

4. 新冠肺炎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

新冠肺炎可誘發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包括:

急性心藏損傷

  • 急性冠狀動脈綜合症
  • 冠狀動脈夾層
  • 急性心肌炎
  • 心肌病/心臟衰竭
  • 心律失常
  • 肺動脈栓塞
  • 心源性休克
  • 循環衰竭 / 心臟驟停
 

(I) 冠心病與新冠肺炎

研究指出,若患者有冠心病史,死亡風險相對增加2-4倍 。[6]

 

(II) 急性心藏損傷與新冠肺炎

急性心藏損傷,是指沒有心血管阻塞的情況下,心肌因病毒感染而急性受損。

住院新冠患者併發急性心臟損傷的機率為7-20%;深切治療部(ICU)新冠重症患者,併發急性心臟損傷的機率 為22%;而死亡的新冠患者中,急性心臟損傷患病率則高達59%。[7]

研究指出,急性心臟損傷增加住院新冠患者死亡率達9-11倍以上。[8]

 

(III) 急性冠狀動脈綜合症 (心肌梗塞) 與新冠肺炎

新冠病毒感染可誘發血管炎症,有機會導致冠脈內壁斑塊破裂和血管栓塞, 導致心肌梗塞。

一項針對由55個國際中心組成的患者登記庫,對265名新冠肺炎合併急性心肌梗塞患者進行分析的研究發現,疫情期間,相比疫情前的對照組,新冠肺炎合併急性心肌梗塞患者, 從發病至入院的時間顯著延長達2-3 小時,因此導致延遲治療;死亡率亦明顯增加達4-5倍。當中有五份一的新冠肺炎合併ST段抬高型心肌梗塞 (STEMI)患者更 併發心源性休克。[9]

意大利、英國和美國的研究顯示, 相比疫情前同期,在疫情期間, 急性心肌梗塞入院人數顯著減少 16-49%, 但心肌梗塞死亡率卻大幅度上升1.5-3.3 倍。[10]

新冠肺炎除了可能直接誘發心肌梗塞和心臟損傷外,疫情防控措施、醫療資源不足及病患懼怕就醫的心理,亦可能導致延誤診治,間接影響急性心肌梗塞的緊急治療,增加心肌梗塞患者的住院死亡率、院外死亡率和心肌梗塞的長期併發症。

 

(IV) 心肌炎與新冠肺炎

臨床病例報導顯示,新冠患者接受心臟磁共振(MRI)檢查,發現心肌水腫、心肌炎和心包炎的證據。心肌組織活檢,亦揭示新型冠狀病毒引致心肌炎的病理證據,電子顯微鏡下,偵測到新冠病毒入侵心肌細胞的證據。[11]

 

(V) 心臟衰竭與新冠肺炎

一項涉及 31,461 名新冠患者的美國研究顯示

7.3% 患者有心臟衰竭病史。與存活者相比,死亡新冠患者既往心臟衰竭比例明顯更高(30.8% vs 6.3%)。[12]

而心臟衰竭病史 ,會大大增加新冠肺炎患者死亡風險(達1.41 倍)。[13]

全球觀察性研究顯示(涉及8910名新冠患者)

2% 新冠肺炎患者併發心臟衰竭,而併發心臟衰竭的住院新冠患者, 死亡率增加 2.7 倍(15.3% vs 5.6%)。[14]

住院的新冠肺炎合併急性心臟衰竭患者, 院內死亡率風險更高達 24% - 46.8%。 [15]

 

(VI) 心律失常和新冠肺炎

一項針對全球4大洲12個國家4526名新冠肺炎患者的研究顯示,18%新冠患者出現心律 失常, 當中只有約一半患者可存活至出院。在心律失常患者中,~82% 併發房性心律失常,~21% 併發室性心律失常,~23% 併發心動過緩。與其他大陸的新冠患者相比,亞洲大陸的新冠患者,心房顫動的發生率較低(34% vs 63%)。[16]

在一項針對9564 名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研究中,17.6%患者出現房 顫,其中 65.7%為新發房顫。新冠肺炎合併房顫患者的院內死亡率較高 (54.3% vs 37.2%), 死亡風險比為1.56倍。[17]

心房顫動,也會增加心內血栓形成和中風的風險。

另外,用於治療新冠肺炎的抗瘧疾藥物-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和抗生素-阿奇霉素(Azithromycin) 有可能增加致命性心律失常的風險。[18]

 

(VII) 肺動脈栓塞和新冠肺炎

在一項針對 64503 名新冠肺炎患者進行的薈萃分析研究中,新冠肺炎相關靜脈血栓栓塞的發生率為 14.7%。肺動脈栓塞和腿部深層靜脈栓塞總患病率分別為 7.8% 和 11.2%, 患病率以ICU和重症患者最高。[19]

肺動脈栓塞可引致肺動脈高壓、右心衰竭、心律失常並增加死亡風險。一項新冠肺炎死者的屍體活檢研究顯示,在12例新冠肺炎死亡案例中,大面積肺動脈栓塞,被確定為三份之一患者的直接死因。[20]

 

References:

[1] J Am Heart Assoc. 2020;9:e016812. DOI: 10.1161/JAHA.120.016812.

[2] Zhonghua Liu Xing Bing Xue Za Zhi 2020;41(2):145-151.

[3] JAMA. 2020;323:1061-1069.

[4] JAMA. Feb 24, 2020. doi: 10.1001/jama.2020.2648.

[5] N Engl J Med. May 1, 2020, DOI: 10.1056/NEJMoa2007621.

[6] Am Heart J. 2020;226:24–5 Chest. 2020;158:97–105.

[7] Lancet 2020;395:497.

JAMA. 2020;323(11):1061-1069.

Lancet. 2020 Mar 11. pii: S0140-6736(20)30566-3.

Nature 2020; 579:270–273.

JAMA Cardiology Mar 25 2020.doi.org/10.1001/jamacardio.2020.0950.

[8] JAMA Cardiol. March 27, 2020. doi:10.1001/jamacardio.2020.1017

Shi et al. JAMA Cardiol. 25 March 2020.doi:10.1001/jamacardio.2020.0950

[9] J Am Coll Cardiol 2021;77:2466–76

[10]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20) 0, 1–2088 doi:10.1093/eurheartj/ehaa409

Lancet. 2020 Aug 8;396(10248):381-389.

JAMA Cardiol. 2020;5(12):1419-1424.

[11] Riccardo M Inciardi et al. JAMA Cardiol. March 27, 2020. doi:10.1001/jamacardio.2020.1096

Tavazzi et al. 7 April 2020. European Journal of Heart Failure. doi:10.1002/ejhf.1828

[12] PLoS Med. 2020;17:e1003321.

[13] Am Heart J. 2020;226:24

J Med Virol. 2021;93:907–15.

[14] N Engl J Med. May 1, 2020, DOI: 10.1056/NEJMoa2007621

[15] Am Coll Cardiol HF. 2021; 9:65–73.

Eur J Heart Fail . 2020 Dec;22(12): 2205-2215.

[16] Circ Arrhythm Electrophysiol. 2021;14:e009458. DOI: 10.1161/CIRCEP.120.009458

[17] Heart Rhythm 2021;18:501–507

[18] Heart Rhythm 7 May 2020. https://doi.org/10.1016/j.hrthm.2020.05.014

[19] Thorax. 2021 Feb 23;thoraxjnl-2020-215383. doi: 10.1136/thoraxjnl-2020-215383.

[20]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6 May 2020. DOI: 10.7326/M20-2003

續下篇:有心臟病/三高應否接種新冠疫苗?心臟專科醫生詳解新冠肺炎康復者的後遺症、疫苗相關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

10087次閱讀
最高瀏覽
熱門搜索
編輯精選
Loading
icon_facebook icon_whatsapp icon_line icon_mail icon_pri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