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專家解碼 >  有心臟病/三高應否接種新冠疫苗?心臟專科醫生詳解新冠肺炎康復者的後遺症、疫苗相關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

有心臟病/三高應否接種新冠疫苗?心臟專科醫生詳解新冠肺炎康復者的後遺症、疫苗相關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

5. 新冠肺炎患者康復後的後遺症

於2020年在《JAMA 心臟病學》發表的一項德國研究中, 分析了100名新冠肺炎康復者的心臟康復情況。患者平均年齡為49歲,其中67%在家中康復,而33% 需要住院治療。他們在確診新冠肺炎的64-92日後(平均71日),接受心臟磁共振掃描。值得注意,這些康復者在接受心臟磁共振造影檢查時大多數(超過6成)沒有明顯的心臟症狀, 或症狀輕微至中等。結果發現,在78%的康復者中,心臟磁共振顯示有心肌損傷的證據;而在60%的康復者中,心臟磁共振有明顯的心肌發炎。比較健康的對照組,康復者的左右心室功能也相對較差。[1]

另外一項美國研究,為26名曾患新冠肺炎康復後的職業運動員,進行心臟磁共振(Cardiac MRI) 。患者平均年齡19.5歲,在隔離11至53天後,進行MRI掃描,這些運動員73%沒有任何症狀,27%只有輕微症狀,全部不須要住院或接受抗病毒治療。MRI發現15%患者有心肌炎的證據,另外有31%患者有心肌纖維化疤痕的證據。[2]

於同年另外一個研究報告指出,在26名患者新冠肺炎康復患者中,58% 有異常心臟磁共振成像結果(當中54%有心肌水腫,31%有心肌纖維化疤痕)。[3]

心臟病-三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應否接種新冠疫苗-2

6. 新冠疫苗相關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

(I) 新冠疫苗導致的血栓性血小板減少綜合症 (TTS)

TTS 是一種罕見的、但臨床上嚴重且可能危及生命的疾病。它引致血小板減少,同時造成動脈或靜脈血栓。其病狀包括例如氣促、胸痛、腿腫、持續性腹痛、神經系統症狀、嚴重和持續的頭痛、視力模糊、注射部位以外皮膚下出現微小血點等。目前的證據表明,TTS與強生或阿斯利康疫苗之間存在合理的因果關係。TTS的症狀大多數發生在接種疫苗後的大多數病例在接種疫苗後 1-2 週左右出現症狀 (5-28 天之間)。受影響的主要為女性,大部分患者年齡介乎18-49 歲之間 (年齡 <60 歲)。[4]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報告,截至 2021 年 6 月 14 日,美國已接種了超過 1170 萬劑強生J&J/Janssen  新冠疫苗以及超過 3.1 億劑 mRNA 新冠疫苗。新冠疫苗接種後血栓形成與血小板減少綜合症 (TTS) 是罕見的。CDC 和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FDA) 確定了 36 份 (0.0003%)關於接種強生疫苗後發展為 TTS 的確認報告,和1例接種mRNA疫苗(Moderna)後確診的 TTS 病例。 對現有數據的審查表明,強生疫苗的已知和潛在益處超過了其已知和潛在風險,幾乎所有關於這種嚴重疾病的報告都發生在 50 歲以下的成年女性身上。有鑑於此,CDC 和 FDA建議在美國恢復使用 J&J/Janssen 新冠疫苗。[5]

在歐洲,歐洲藥品管理局 (EMA)的報告指出血栓性血小板減少應被列為Vaxzevria(阿斯利康新冠疫苗)的非常罕見的副作用。迄今為止,大多數血栓性血小板減少的情況發生在接種疫苗2週內的60歲以下女性中。接種疫苗的人士,如果出現血栓性血小板減少的症狀應立即求醫。截至2021年4月4日, 歐洲經濟區和英國約有 3400 萬人接種了疫苗。 EudraVigilance 共報告了 169 例腦靜脈竇血栓(CVST) (0.0005%)和 53 例內臟靜脈血栓 (0.00016%)。EMA 同樣認為,整體而言,疫苗在預防新冠肺炎方面的整體益處超過了副作用的風險。

心臟病-三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應否接種新冠疫苗-5

(II) 新冠疫苗與急性心肌炎的關聯

今年6月在《循環(醫學雜誌)》刊登的一個學術報告顯示,在7 名注射新冠疫苗後出現急性心肌炎樣的患者當中,只有 1 名患者事先報造新冠肺炎感染史。當中有6名患者接受了 mRNA(Moderna 或 Pfizer/BioNTech)疫苗, 有1 人接種了腺病毒(強生)疫苗。[6]

另外,同年6月,《美國心臟病學學會雜誌》,報道了6例注射BioNTech新冠疫苗後發生心肌炎的病例系列 。患者年齡介乎17-37歲之間,全為男性。接種疫苗和發病之間的時間為 2-4 天。患者出現胸部不適。

心臟磁共振成像(CMRI)結果與心肌炎的急性炎症表現一致。沒有患者出現其他並發症,全部康復出院。文章總結,心肌炎可能與疫苗相關,但不能明確斷定疫苗是直接致病因素, 亦不能明確排除心肌炎的其他病因。[7]

針對注射疫苗後出現心肌炎的報道,美國CDC作出了以下評論和建議:[8]

截至2021年6月23日,在美國超過1.65億人至少已接種一劑新冠疫苗。自2021年4月以來,疫苗不良反應報告系統 (VAERS)收到780份關於注射新冠疫苗後發生心肌炎和心包炎的報告, 通過包括病歷審查在內的後續調查,CDC和FDA確認了518起心肌炎或心包炎的報告 (~0.0003%)。

在已發生的確診病例中:

  1. 大多數心肌炎或心包炎病例是在接種mRNA COVID-19疫苗(輝瑞-生物科技或莫德納)後報告的 。
  2. 心肌炎或心包炎主要在16歲及以上的男性青少年和年輕人中發生 。
  3. 接種第二劑後的發生頻率高於接種第一劑後的發生頻率 。
  4. 心肌炎或心包炎通常在接種疫苗後的幾天內發生 。
  5. 大多數接受護理的患者對治療和休息反應良好,並很快感覺好轉。

現時,新冠疫苗接種後的心肌炎和心包炎實屬罕見。鑑於 COVID-19疫苗接種的已知和潛在好處超過了已知和潛在風險,包括可能的心肌炎或心包炎風險, CDC繼續建議為12歲及以上的所有人接種COVID-19疫苗。

CDC及其合作夥伴正在調查這些報告,以評估心肌炎是否與COVID-19疫苗接種有關。

(III) 新冠疫苗接種後的死亡併發症 :

新冠疫苗接種後的死亡報告是罕見的。CDC於今年6月30日於官網上發表的數據,顯示徙2020年12月14日至2021年6月28日,美國已接種超過3億劑新冠疫苗。在此期間,在新冠疫苗接種人群中,VAERS收到了 5,718例死亡報告,只佔種接種人數的0.0018%。FDA要求醫療服務提供者向VAERS報告新冠免疫接種後的任何死亡病例,即使不清楚疫苗是否為致死原因。[9]

心臟病-三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應否接種新冠疫苗-3

7. 我有心臟病/三高,應否接種新冠疫苗?

(I) 國際指南建議 [10]

美國心臟科學院 2021年關於心血管疾病患者 優先接種新冠疫苗考慮的政策聲明表示, 新冠肺炎患者, 如有合併心血管疾病, 死亡率更高。此外,心血管疾病是感染新冠肺炎後併發心血管併發症和死亡的危險因素。因此, 建議心血管疾病患者應優先考慮接種新冠疫苗。其中,以下高危群組,更應該考慮優先接種新冠疫苗:

6個月內因心血管疾病非計劃住院患者

  • 嚴重冠心病 (主要冠狀動脈阻塞 ≥70%,左主幹動脈阻塞 ≥50%) 患者
  • 嚴重心臟衰竭患者
  • 惡性心律失常患者
  • 嚴重肺動脈高壓患者
  • 嚴重成人先天性心臟病患者
  • 2項或以上心血管疾病危險因素控
制不佳患者(血壓>140/90 mmHg,

糖化血色素 >10%, 病態肥胖),
  • 糖尿病控制不佳患者
  • 嚴重外周動脈疾病患者

(II) 香港衞生防護中心建議 [11]

截至2021年7月28日,本港已經接種了4,771,379劑次新冠疫苗,已接種第一劑疫苗的人口為2,790,358人 (41.0%),已接種第二劑疫苗的人口為1,981,021 人(29.1%)。

2021年6月14日至7月11日期間,跟據本港公立醫院公佈數據,有接種新冠疫苗的人口當中,死亡、心肌梗塞和中風的比率 (每一萬人口計算),都低於無接種新冠疫苗的人口。

絕大多數人士都適合接種新冠疫苗接種新冠疫苗,年長或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士因感染新冠病毒病而出現嚴重疾病及死亡的風險較高。 所以,除非有禁忌症,應該鼓勵他們接種新冠疫苗以作保護。三高人士(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膽固醇),如果病情穩定,亦可接種疫苗。急性心肌梗塞 或急性中風患者, 等待3至6個月後病情穩定,亦可接種疫苗。 慢性疾病人士應繼續藥物治療。

在以下三種情況,在接種疫苗前,應先諮詢醫生意見:

  • 懷疑對先前接種的新冠疫苗有過敏反應;
  • 過敏性休克史;
  • 對多種食物或多於 一種藥物曾有嚴重的 即時(1小時內)過敏 反應

如有以下禁忌症人士則不宜接種新冠疫苗:

復必泰(BioNTech)疫苗:

  • 曾對上一劑復必泰或其成分有過敏反應

克爾來福(科興)疫苗:

  • 對克爾來福或其他滅活疫苗有過敏史
  • 過往曾對疫苗發生嚴重過敏反應
  • 患有嚴重神經系統疾病
  • 接種克爾來福後曾出現神經系統異常反應
  • 未受控制的嚴重慢性病
  • 懷孕期或哺乳期婦女

結語

新冠病毒通過棘突蛋白黏附和結合人體細胞的ACE2受體, 進入細胞,誘發細胞內連鎖炎症反應,可導致肺部、心血管系統和各器官受損。

心血管疾病患者,是感染新冠病毒的高危群組。一旦受新冠病毒感染,心血管併發症和死亡率相比無心血管疾病的患者顯著增加。

另一方面,即使本身無心血管疾病,一旦感染新冠病毒,患者亦有可能併發嚴重的心血管系統併發症。

接種新冠疫苗,可以減低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受感染後的併發症和死亡率。全球已經接種了超過35億劑新冠疫苗,當中只有極少數人出現罕見的併發症。平衡利弊後,大部人士,尤其是心血管疾病的患者,都應該考慮盡早接種新冠疫苗。

References:

[1] JAMA Cardiol. 2020;5(11):1265–1273. doi:10.1001/jamacardio.2020.3557

[2] Saurabh Rajpal et al. JAMA Cardiology. Published Online: September 11, 2020. doi:10.1001/jamacardio.2020.4916

[3]  J Am Coll Cardiol Img 2020;13:2330–9

[4] 1.Greinacher A, et al. N Engl J Med 2021;April 9:[Epub ahead of print]. DOI: 10.1056/NEJMoa2104840

2.Schultz NH, et al. N Engl J Med 2021;April 9:[Epub ahead of print]. DOI: 10.1056/NEJMoa2104882

3.Muir KL, et al. N Engl J Med 2021;April 14:[Epub ahead of print]. DOI: 10.1056/NEJMc2105869

4.Cines DB, Bussell JB. N Engl J Med 2021;April 16:[Epub ahead of print]. DOI: 10.1056/NEJMe2106315

[5] https://chinese.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vaccines/safety/adverse-events.html

[6] Circulation 16 Jun 2021. https://doi.org/10.1161/CIRCULATIONAHA.121.055891

[7] J Am Coll Cardiol Img. Jul 14, 2021. Epublished DOI: 10.1016/j.jcmg.2021.06.003

[8] [9] https://chinese.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vaccines/safety/adverse-events.html

[10] J Am Coll Cardiol. 2021 Apr 20;77(15):1938-1948.

[11] https://www.covidvaccine.gov.hk/zh-HK/

20978次閱讀
最高瀏覽
熱門搜索
編輯精選
Loading
icon_facebook icon_whatsapp icon_line icon_mail icon_print
;